申花,别硬撑了,接受平庸吧

发布时间:

3.

这样的局势显然属于从前。只管现在的申花球迷依然狂放,却总觉得少了一种舍我其谁的底气。在这座红蓝割据的足球大都市里,红色的敏捷崛起,刹那攻破了原本牢固的势力天平。

终极是我自己掏钱,实现了另一位在编记者该干的工作,并在报道发表时,成功被那位抢了署名权——中国传统媒体那套,你懂的。劳我筋骨、饿我体肤、空乏我身,最终天降大任还被那厮抢了功劳,按理说我一无所获。

我当时只是一个实习生,不采访证,不记者证,想要进入球场实现工作,只能靠熟人借证或者本人买票。事实证实,那位上海某网站的媒体老师十分不靠谱,甩下了一句:你等我5分钟,而后就消失得九霄云外。

甚至在一些上港球迷眼里,申花这句自信满满的口号,当初听来颇有些戏谑成分:申花怎么可能获得冠军?昨晚的上海滩德比,好像也证明了这一点——上港步步紧逼,申花节节败退。0比4,申花输了个底朝天。

「落魄的申花」

1.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这组数据表明,大部分申花球迷并非只冲着冠军奖杯看球。很多人去虹口,是由于他们喜好足球,并通过足球这个攻破年事阶层的平台,能与家人、友人聚在一起,分享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渐紧缺的奇特话题,并顺便回忆回想年少时的记忆。

当然,如果看球环境舒畅并且保险(只管在我看来,飙脏话也是现场看球的魅力所在),他们可能还会带孩子去,这在英国足球文化中被称为Dads and Lads(大抵可翻译为,父子传承)。成为某队球迷,关乎念旧、本土情结、团聚以及休闲,并不仅仅只是对冠军。

2.

上一次在虹口足球场看球,已经是十年多前的事。当时我在上海的一家报社当实习记者,常设接到任务要报道申花的亚冠比赛,于是我跳上地铁8号线,在虹口体育场站下车后,迅速跑过天桥赶到球场正门,焦急地寻找那位能带我入场的媒体老师。

然而有趣的是,实在"无奈夺冠"或者惨败,并不会影响到申花主场的上座率。据昨晚在现场的一位业内人士统计,申花上赛季场均上座率为19729人,处于从前15年的顶峰,甚至从售票情况来说,要好于末代甲A夺冠的那个赛季——2003年虹口的平均上座率为2.8万,但其中赠票比例高达40%。

大略半小时后,我预感他5小时之内怕是回不来了。此时距离竞赛开端仅剩下5分钟,为了不辜负报社领导对我的信任——对,就是把那位不靠谱的媒体老师介绍给我的不靠谱引导。之所以说她不靠谱,是因为她在比赛开始5分钟后倡导我自己买黄牛票进场,回想凭票根回报社报销,结果,你没猜错,她把报销这事忘得纤尘不染。

实则不然,我全程站着看完了比赛,竟然很享受看台上申花拥趸们一句句脑洞大开的脏话。比赛结束后,我淹没在身旁响彻云霄的"申花是冠军"的呐喊声中,像个傻X一样跟着他们走向地铁站。那场比赛切实申花踢得很烂,而且比分是最无聊的0比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