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库回应称在正常支付供应商款项 奢饰品电商是

发布时间:

  六合神童,近日寺库深陷“拖欠供应商”款项的负面舆论。对此寺库方面回应称在正常支付供应商款,只有一例系供应商因虚假宣传被罚款,所以刻意抹黑寺库,目前已给该供应商发律师函,并向法院提起立案流程。

  从近年财报来看,寺库营收增长开始趋缓,业界有分析指出,寺库有多番“自救”,但业绩难言乐观,寺库需要找到新的增长引擎。

  近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消费者投诉寺库称,在寺库上寄卖6000元的爱马仕腕表,页面显示2021年3月7日已寄卖完成,按照寺库规则,售卖商品的款项将在订单完成后30个工作日打入客户银行账户中,但到8月11日寺库仍未将款项结算至其账户。该消费者称,自己多次联系客服反映问题,客服一直回复说财务在排期,而且不能确认大款,只说会继续跟进,“等待结算的时间已经五个月,大大超出该企业自己承诺的30个工作日期限。”

  9月7日,财经网科技与上述消费者进行沟通,对方称寺库已在前些时日将款项打给她。

  财经网科技留意到,目前除了商家,还有不少消费者称寺库以系统升级为由,并未将申请退款的钱退给消费者。

  对此,寺库方面回应财经网科技称,前段时间确实因为系统升级导致部分延误,“上上周开始就已经在陆续处理了,应该这一两天就都处理完了。”

  值得留意的是,近日寺库深陷“拖欠供应商”款项的负面舆论。据第一财经报道,从今年年初开始,许多寺库供应商再未收到货款,被拖欠的货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面对急切想要拿到货款的供应商,寺库给出了一个办法:金融结算。报道称,金融结算是寺库的三方融资渠道,商家货款以金融贷款形式给到供应商,再由寺库向金融机构还款。

  报道指出,有供应商虽然被拖欠了货款,但并没有选择金融结算的方式,因为金融结算有风险:“寺库一旦不还钱了,以商家名义贷款的钱应该怎么办我们也不清楚。商家选择这个渠道也不是免费,年化率好像还很高。”

  寺库方面称,寺库是在正常支付供应商款项,只有那么一例是因为其上传虚假宣传的内容,不想承担责任,所以刻意抹黑,目前寺库已给该供应商发律师函,并向法院提起立案流程。

  据了解,8月26日,北京市西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检查中发现,寺库平台某款洗护套装中,商品详情页标注的功效为特殊用品化妆品,但经核查该商品尚未属于特殊用品化妆品,因此予以80万元罚款。

  一名接近寺库的人士称,因为此事,该供应商还建立了一个“寺库-还钱”的微信群,所谓有“200余名供应商”一事并不真实,里面是该供应商和其员工,还有当事人拉的一些其他供应商,“那些供应商没有理他,并且寺库发律师函之后,群就解散了。”

  另针对金融结算的问题,寺库方面指出,金融结算是供应商跟银行之间的借贷关系,只不过是拿寺库这边的货款作为担保。

  寺库成立于2008年,据寺库网官网介绍,其是在线综合高端产品和服务电商平台,是国内较早从二手奢侈品切入到奢侈品电商的玩家。

  奢侈品品牌专家梅宇华指出,寺库经历了中国电商发展的黄金十年,尚品网、品聚网等和它同时出道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大多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能够脱颖而出并于2017年9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来说,还是有其证明实力的那一刻。“但那也仅仅是昙花一现。之所以造成现在的局面,其实从一开始的布局就可见端倪。”

  在他看来,寺库成立之初是做二手奢侈品寄卖的,但2013年开始,寺库逐渐撕掉该标签,宣称自己是“高端消费服务平台”,但二奢与新品本身就是一个对立面。寺库当时为了后续的发展,表面舍弃了本来的业务板块,但实际并没有舍弃,那客户端对整个业务链会产生模糊的认知感。

  另外,登陆资本市场后,寺库宣称要提供从奢侈品新品销售、鉴定评估、售后养护到再流通等全方位的“一站式”服务,梅宇华认为要做到这样的运营能力,对于寺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于奢侈品电商平台来说,商品真假、消费者的信任问题一直都是行业痛点。一旦频频出现假货,对平台信誉度会造成巨大的伤害,而寺库在这一问题上确实是一直备受争议。”

  “与寺库合作的品牌也有自己的官网、微信小程序等,同时天猫、京东等也纷纷入局,寺库面临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梅宇华认为,前述业务板块不清晰、实际运营过程不规范导致寺库陷入公域流量获客难、私域流量变现难的瓶颈,而后续转向美妆护肤等品类,也让寺库的品牌定位更加不清晰,“扩展品类是应该要做的,但应该逐步递进。”

  在互联网产业观察者张书乐看来,奢侈品电商是小垂直领域,真正有能力持续消费的用户对于价格并不敏感,而奢侈品电商能收获的是偶尔消费、毫无黏性的低频用户,且消费能力也相对奢侈品真实用户要“低贫”太多。

  从近年财报来看,寺库从2019年开始营收增长趋缓,公司营收同比增幅由2019年一季度的46.5%跌至2020年三季度的-29.4%。业绩负增长之下,寺库的活跃用户同比增速也从2019年一季度的89.6%滑落至2020年三季度的7.5%,且GMV(网站的成交金额)以及总订单的同比增速也同样呈下滑趋势。

  寺库近年也尝试转型,但截至最新财报,奢侈品销售占比营收仍超过九成。目前,寺库并未公布2020年全年财报以及2021年上半年财报,或因公司拟私有化退市有关。

  2017年9月22日,寺库的开盘价为12.1美元/股,收报10.0美元/股,较其发行价跌23.08%。截至2021年9月7日美股收盘,寺库的股价仅为1.724美元/股。

  业界有分析指出,寺库有多番“自救”,但业绩难言乐观,不论退市与否,寺库都需要找到新的增长引擎。

  今年8月,媒体报道称上百位供应商围剿贝贝总部,为了向贝贝要回拖了半年的货款。据财经网科技了解,商家称此次向贝店讨要货款一事从今年4月就开始了,涉及的款项约有大几千万到亿元之间。

  2019年12月9日,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布了宣布破产的公开信。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布公告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此后,媒体报道称,大量淘集集商家反映账户余额无法提现,维权艰难,生活陷入窘境。

  如果电商平台没有按照约定将出售款项支付给供应商,是否违约?针对此类事件,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媒体指出,构成合同违约。“在多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供货商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法维护自身权利。”

  据中新经纬报道,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表示,电商平台上游聚集了大量供应商,二者是一种赊销关系。如果平台不遵守商业原则,挪用了要按期结算给供应商的货款,就会导致供应商拿不到钱,并最终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

  “电商平台发展到今天,资本开始变得谨慎,一些急于扩张的平台就动起了供应商资金池的心思。”报道援引劳帼龄观点认为,电商行业健康发展,资金合规管理是根本。有关部门应尽快明确电商平台资金分账与监管的基本原则,加快研究、制定电商平台代收商家资金的分账与监管行业规范标准,从源头上解决“平台挪用供应商货款”顽疾。

  此外,劳帼龄认为电商平台也应该积极参与行业新规和标准的建立,加强商家资金管理,守好商家权益底线。平台也应通过科技创新,打通消费壁垒,帮助消费者、品牌商家等多方创造价值,而不是通过非法挪用商家资金,把商家权益当成企业发展“垫脚石”,试图走上经营的“快车道”。

  从今日起,中国电信将再次大幅下调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漫游流量资费,同时开通覆盖绝大部分出访量的106个国家和地区的4G漫游服务。

  奇虎360认为用户在搜狗搜索中输入“360省电王”时,下载链接指向搜狗手机助手。

  今日头条今日宣布战略投资国内知名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今日头条方面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交易细节,不过有消息称该投资为控股级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