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劳动者 消杀专员:把看不见的病毒扼杀在

发布时间:

  www.593111.com,新京报讯(记者 陈琳)4月21日一大早,马润杰就来到了位于北京新发地市场惠农门南侧的环境消杀办公室,他是新发地市场专职“消杀专员”,每天由他带着外聘的三名专业消杀公司的消杀员,对市场公共区域进行环境消杀。

  早上8点,马润杰穿上后背印有“消杀专员”字样的蓝色马甲,整理好当天需要的记录表,来到位于大门口的小库房里做准备工作。三名消杀员也已经到位,他们开始往药箱里兑药液,一天的消杀工作即将开始。

  “在新发地前5年,我干的是防火消防的工作,现在是环境消杀,跟以前比都有一个‘消’字,工作内容却大不相同。”来自河北固安的马润杰今年30岁,是个削瘦、干练的小伙子,戴着眼镜,笑容腼腆。

  以前他的工作主要是检查市场的消防安全隐患。去年8月,新发地市场复市,马润杰成为市场专职的“消杀专员”。

  新发地市场消防办副总经理邢孟玉介绍,复市后,消防办增加了一项新职能——负责整个市场的环境消杀。新发地占地面积不小,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办,新发地聘请了第三方专业消杀公司为市场做消杀工作,但市场内也设了一名专职“消杀专员”,每周他们会制定消杀排表,消杀专员需带着消杀公司的人,按照排班表的区域和时间进行消杀,“基本上每周需要把市场所有交易区整个消杀一遍。”

  邢孟玉认为,虽说病毒是看不见的,但环境消杀丝毫不比火灾消防轻松,容不得一点马虎。在他眼里,马润杰心细、有责任心,“很适合这项工作”。

  对于专职做环境消杀专员,马润杰起初是有些忐忑的,“虽然聘请了专业的消杀公司,但我还是担心自己做不好这份工作,毕竟消杀要有一定的专业度。”

  4月21日,北京新发地市场,“消杀专员”马润杰(右二)与三名消杀员。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干了这份工作后,马润杰参加了丰台区组织的各种消杀培训,包括药液配比,出入口、垃圾桶、人员密集场所等重点区域消杀要点等。

  4月21日一早,四人做好准备工作后,从新发地惠农门往南推进一路喷洒消杀。

  环境消杀办公室旁边就是去年新发地复市后刚成立的新发地市场监督管理所,检查市场消杀情况,也是市场监管所的工作职责之一。新发地市场监管所副所长闫军和所里的工作人员丁圣君也来了,除了检查消杀流程,还要查验消毒工作记录是否完整、是否有消杀照片等。

  “消杀一定要到位,进口处地面要多喷两次。”开始消杀,马润杰一边叮嘱消杀员,一边拿着记录表,将进出口、办公室、地磅、垃圾站等消毒对象一一标注清楚;消毒频次每天2次;消毒剂金卫康,消毒浓度1:100。在记录的同时,他还需要拍照留存。

  4 月 21 日,新发地环境“消杀专员”在进行消杀作业。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三名消杀员背了三套消杀设备,有两套是弥雾机,他们称为“烟雾机”,顾名思义,这个设备里喷出来的是高压后的雾气;另一套是水雾机,喷洒出来的是细密的消毒液。马润杰说,烟雾机主要对仓库、空气等进行消杀,水雾机主要喷洒露天的地面、车辆和一些特殊区域,比如垃圾站。

  消杀员背着设备对门口的岗亭、进车通道、路面来回扫了两遍后,开始往南一路推进。马润杰要开着水车跟随,水车里装着0.8吨水,每行进约20米,他们就要停下来,往设备里加一次水(添药液),一上午就大约要用两箱水。

  刚从惠农门往南走了一百多米,其中一个设备就“卡壳”了。原来,加汽油的设备“太娇气”,用一会儿就烫手了,需要歇一会才能继续用;但天太冷也不行,冬天消毒液冻住会出不来。不过,捣腾捣腾机器,马润杰不在话下,干了大半年的消杀专员,他从一个“小白”变成了半个专家,不仅把消毒液配比、消杀规范烂熟于心,连修理设备也成了“技术能手”。

  除了消杀地面,交易区停的车辆也要消杀,在经过交易区时,马润杰就会向一些商户解释,“不用担心,这不是84!我们用的是食品级消毒液,即使沾到蔬菜上也没关系。”旁边的商户笑笑,“没事儿,我们挺放心的,消杀是好事儿。”

  商户魏大姐告诉记者,去年新发地出现疫情,市场关了两个月,大家伙儿遭受的损失都不小,现在市场严格做消杀,商户心里都很踏实。“他说消毒液是食品级的,这我信。市场里是卖吃的,他们比我们更明白食品安全的重要性。”魏大姐说。

  马润杰说,他只要在交易区消杀,都会提前去给商户做工作。现在商户对消杀都比较接受。

  日常消杀之初,更多商户的反应是“紧张”,“当我带着消杀员过来喷洒车辆、地面,商户就赶紧问,我家的车和货是不是有啥问题了?”马润杰说,他们其实不是抗拒消杀,而是害怕疫情。

  从防火消防员转岗到“消杀专员”,说实话,刚开始我挺害怕的。新发地市场闭市那段时间,我们没少看到全副武装的防护人员。我当时想,既然是消杀员,肯定要去有病毒的地方,我担心会给家里人带来风险。因为疫情,新发地市场成立30多年来首次闭市,我们对病毒还是心存恐惧。但我更担心的是,我对消杀一窍不通,怕自己不专业,做不好消杀这份工作。现在已经干了大半年消杀专员,工作也干顺了。我发现起初的担心有点可笑。虽然病毒看不见摸不着,但只要做好防护,也没那么可怕。只要认真去学,消杀也没有那么难。

  做防火消防员的时候,我通过自己的专业,发现隐藏在身边的消防隐患,防止火灾的发生,我会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做消杀专员,更多的是责任感。不管疫情有多严重,只要在我消杀的区域之内,看得见的隐患(从高风险地区来的车辆)、看不见的病毒,我都会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我觉得,做消杀专员的技术门槛不高,但对人的素质要求高。这份工作需要有责任心,不能说今天我累了,那我就歇半天;该喷两次,我喷一次。无论疫情是否缓解,消杀一定要认真、彻底。有可能我这一放松,它(疫情)就卷土重来了。

  2020年6月,新发地暴发聚集性疫情,丰台区在各类市场、餐饮、商超等地全面建立“消杀专员”制度。在此之前,各市场主要由专业机构进行专业化消杀。为适应北京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要求,“消杀专员”这个新职业应运而生,专业化消杀向市场自行消杀转变,市场日常消杀开始转入常态化。

  丰台区将市场消杀工作分为三级:市场监管等主管部门组成的监督员为第一级;各市场设立的消杀专员为第二级;由保洁人员和物业人员组成的消杀员为第三级。消杀专员作为中间环节,承担着培训、指导、监督、反馈四项职能。

  2020年7月6日,人社部等部门发布了9个新职业,同时将原有的“公共卫生辅助员”职业下的三个工种——“防疫员”“消毒员”“公共场所卫生管理员”上升为新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