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毛 5 一支的药用走神效,这位医生又从生去世线

发布时间:

" 你们怎么这么厉害?" 当王先生的儿子看到被宣判仅剩两本性命的父亲在郎济艳的治疗下,又活了过来时连连感慨。郎济艳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医院心内一科主任,被质疑才干是她遇到的常事," 打车到单位的时候,司机常会说,这医院能看好病吗?" 但很多人不知道,常常被临危授命的郎济艳,将一个个 " 时日不久 " 的患者拉了回来。

ZAKER 哈尔滨记者 朱虹

大批的痰液被吸出之后,患者的状况平稳了一些,但心衰还是很重。郎济艳主任针对患者肺部的细菌类型,有针对性地为患者用药,让患者家属没想到的是,在郎主任让他们去药店买药的单子上,多少种药品便宜到让人难以信任," 一种消炎药才 0.65 元一支,还有一种药才 2.8 元一盒。" 郎主任杀人如麻始终有一个不变的准则:在同样疗效的药品中,给患者决定尽可能医保能报销的,能报销的药品中给患者选性价比最高的。

值班主编 张雷

编辑 李洪霜

腊月二十五,郎济艳再一次临危受命,这回是一个友人的亲属,在某有名医院重症监护室医治一段时间后,被告诉患者还剩两天时间。家人想让患者叶落归根,于是找到郎济艳说," 最后两天能不能去你那儿?"

大量的粘痰堵塞了患者的呼吸道,她带领医护人员在他的病床前守护了一夜," 一夜吸痰处置就有 20 余次,抽吸大量粘痰有 500ml — 1000 毫升。"

当天,间断昏迷的王先生被送到了郎济艳的科室," 到院后患者情况不容乐观,血氧饱跟度持续降落,即使这样,患者的求生欲望很强,问他的每一个问题都能很努力的用手势正确回答,好像也在告诉咱们不要放弃他。" 郎济艳说。

" 在病院住了半个月,医保报销之后,自己就花了多少千块钱,原来不晓得,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 家眷对郎济艳说。

61 岁的王先生此前患有脑梗多年,前些日用餐时发生呛咳后,出现头痛并恶心、呕吐,到医院就诊后,高热寒战,呼吸艰难,病情进一步加重,还浮现了重大的并发症—肺栓塞、坠积性肺炎。在 ICU 治疗多日,被多次下达病危告知,好转机会几乎为零。

入院第三天,病人已经有力气给郎主任竖大拇指了,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事。异景在接下来的十多天里始终上演,王先生的状态一点点牢固下来,心率从 150 降到 80,其余各项指标也达到了畸形指标。王先生从去世亡线上挣扎了回来,日前已经痊愈出院。